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温岭:养鸭场 待规范


发布日期:2020-01-31 11:38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近几年,为了改善农村生态环境,各地积极开展了畜禽养殖污染整治工作,也制定了相关的畜禽养殖规定。然而最近,有村民反映,在温岭市滨海镇,一些养殖户直接将鸭子养在河道里,污染河道,使得附近的葡萄园也深受影响。一起来看记者的调查。

  站在滨海镇五一塘上环塘的河边,我们看到河面上有着成群的鸭子。在不远处的岸边,就有一个养鸭场,搭建有白色的塑料棚。

  农户王先生:(几户人家养在这边)这里好像有五六户。五六户(在养)(那养了多少只鸭子呢)一户人家大概都有五六千。所以说这条河,时间长了,肯定会有污染。(那他的鸭子平常都养在河里面了吗)嗯,对啊。

  王先生在边上的五一塘葡萄基地种植区承包了几亩地,他说,他们基地的灌溉用水都是来自五一塘上环塘。但近几年,因为周边养鸭的原因,导致河道淤泥增多,水质变得浑浊,对他们葡萄种植造成了影响。

  农户王先生:以前很干净的。种田的人都是用这条河里面的水灌到田里面去的。(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脏的呢)大概五六年前了。前面水过来,那边的话,都喷得出来。到这边水越来越脏,越来越脏。这里堵住两三米了。(就喷不出来了)这个两三米,我两株葡萄。就没有浇水过,有时候肥料也送不进去。

  五一塘上环塘为镇级河道,全长3.36公里。当天,我们看到河水呈现黄绿色,河面漂浮着一些树木残枝。记者循着河道中的鸭子,找到了该养鸭场,它是由一个简易塑料鸭棚、露天鸭场和一个人工挖出的养鸭塘三部分组成。走近养鸭场,一股臭味便扑面而来。

  在现场,我们并未看到相关的废水处理净化设施。整个养鸭场与河道接壤,四周只用网兜简单地围了起来,但在入河处并未围住,鸭子可以轻易进入河道,此时,几百只鸭子正在河道里游着。

  养殖户:都看不住,都跑出去了。我去把它们拦回来,拦回来。(量还蛮大的)不多的,就是散出来看看不好看(你在这里养了多少年了)养了几十年了,我妈先开始养了。(有审批过吗)批过没有批过,不要拍,叫你不用拍就不用拍。

  根据养殖户所说,目前这里养了两三千只鸭子,鸭子都是网没兜住意外进入河道,并不是他们有意养在河里。

  同样,在这条河的另一边,还有一家养鸭场。该养鸭场分占两处,所在地更为隐蔽,远离中心道路,记者一直沿着河道往里走才找到此处。

  养殖户:(我看你的鸭子就直接放养到河道上面了)放到河道,河道这个水排到什么地方去,这个又不污染(有没有政府人员过来跟你说过,不能养在这边)政府部门说是有人说。这里不能养,这个水没有影响的,就是灌溉到田里面用的,这有什么污染,有污染你去检查,没有污染的。

  这家养殖场,同样没有废水处理净化设施,鸭子直接养在河道里,不过养殖户解释说,鸭粪他们都有在处理,会出售给旁边的葡萄基地的农户们,他并不认为养鸭会污染河道。

  那么,这两处养鸭场是否经过相关部门的合法审批,鸭子直接养在镇级河道里,给河道造成的影响,当地政府又是否了解呢?我们联系了滨海镇政府。随后,五一塘上环塘的河长、滨海镇纪委书记郑晋以及农办的工作人员来到了现场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纪委书记郑晋:我前几天来巡河的时候,这水还是比较清的。可能河水这个区域不是特别会流动,可能过几天水流动大一点的话。可能就没有这么脏了(鸭子养在河道里会对河水有污染吗)这个肯定有污染的,你比如说鸭粪,或者(污水)这些东西排下去,肯定是有污染的。

  郑晋告诉我们,作为五一塘上环塘的河长,他平常都在对河道进行巡查监管。他承认鸭子养在河道边,确实会对河水造成污染,他在巡河的过程中,其实也早就发现了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纪委书记郑晋:我是10天巡一次。我巡河的话,也都把这个问题,我都输到巡河APP里面了,河道侵占,鸭子的问题。

  据了解,养殖场所在的区域是被划定为宜养区,但根据相关政策,镇级河道20米范围内是禁止开设养鸭场。同时,开设养殖场都要到相应部门审批,但这两家养殖场均未进行前期审批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副镇长王敏法:按照市里的规范的话。应该是所有的,不管养猪养鸭,都是需要正规的审批程序,因为它需要相关的土地,包括它的设施是否达标。这些都是需要市里相关部门来监管的(那这种审批的话都是由哪些部门来负责的)农水局牵头为主,然后相关的环保,国土,涉及到相关的污水处理,土地等情况。

  养殖场未经审批,鸭子直接进入河道,导致河水受污染,河长在巡河时也早就发现了该情况,那么为什么养鸭场还一直开在这里呢?

  温岭市滨海镇纪委书记郑晋:已经把他的鸭棚拆过好几次了。最后一次,2018年上半年又拆过一次。我记得2017年年底的时候又拆过一次。前面还有拆过一次,就是鸭棚拆掉了。

  据了解,2015年年底,温岭市曾发布了关于深入开展畜禽养殖污染整治工作的通知,要求在2016年3月份之前,对宜限养区内镇村级河道两岸20米内的养禽场实施关停。当时该河道周边有4家养殖场,养殖规模6万多只,滨海镇虽进行了专项整治行动,于2016年,2017年,2018年多次将养殖场进行拆除,但效果不佳。到目前为止,仍剩下两家养鸭场,共1万多只鸭子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副镇长王敏法:如果从大的专项整治来说,涉及到污染的,我们要严格整治到位。但是在实际操作的过程当中,就会遇到呢,可能一二十年以来,他就长期从事这个行业的。他家里的情况,比较困难,他除了做这个事情以外,也没有别的相关的行业可以从事,我们把它整治之后,它会出现,陆陆续续的一个反弹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纪委书记郑晋:有一段时间没有了的,后来又慢慢养回来了。当时也跟他讲过的。你不要再养回来了。他说就这几只了。我养了肯定卖掉,我答应你的。然后又多起来看看不行了。只能又把他的棚拆掉了。觉得源头还是他这么多鸭子,从政策上你没办法把它处理掉。只能他自己去处理掉。你不可能安排人员全部把它捕杀掉。

  滨海镇表示,目前现存的两家养殖场,他们其实拆过很多次了,也多次上门对养殖户进行劝退,但一直没能彻底拆除。而究其原因,一个是因为他们镇里没法对鸭子进行处理,只能由养殖户自行处理,另一方面是监管确实存在难度,养殖户往往跟他们“打游击”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副镇长王敏法:相对来说,这块监管就比较难,有时候他自己私下里进了一些相关鸭苗,我们也没办法时时刻刻盯着他。

  在河道周边,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些原养鸭场的拆除痕迹。养殖户也承认滨海镇曾对他们鸭棚进行过拆除,但拆除后,他们根本找不到别的合适场地进行养殖。

  养殖户:我以前养在家里,养在上面的,拆了,镇里说养在75省道边上,又给我拆了,拆了,到这里又给我拆了(到这里也被拆过)嗯(拆了这么多次,你为什么要养在这里呢)我们吃什么,我们老百姓养鸭就养鸭,我们吃什么东西(你养的话可以到正规的地方去弄)什么地方正规,你们给我安排正规的地方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副镇长王敏法:从目前来看,实实在在来说,是没有(地方养鸭),因为养殖它类别很多,从养鸭的角度,现在没有专门规划一个区域给他用。

  根据相关文件规定,开设养殖场,首先符合规划、土地性质要求,此外,养殖户还需要向市里申请获得相应的土地指标,再配以环保设施、动物防疫证。但目前,滨海镇并没有相应的土地指标,所有的养鸭场都是不合规的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副镇长王敏法:理论上是按照这样一套程序走,现实,我们操作上一个就是土地指标也没有,实际操作,那些养殖户基本上,资金上也难以配备这些设施。

  王敏法认为,按照目前的政策,一般养殖户难以承担开设养鸭场的费用。如果想要使农业养殖达到规范化,可以考虑出台一些扶持政策,对于类似投资进行补助或奖励,以满足一般养殖户的养殖需求。

  温岭市滨海镇副镇长王敏法:如果你从扶持一个行业来说,还是需要这样一块政策来突破,我们堵也要堵,疏也要疏。再说这一块我们政策上还不够到位一些。比如说参照养猪行业,他市里对于一些规模的养猪场,会专门的审批一块土地出来,但是养鸭类的目前没有相关政策来支持。

  目前,滨海镇要求养殖户尽早将鸭子进行处理,同时,对养鸭场部分设施进行拆除。

  沿河养殖,会造成水体污染,也是相关政策所不允许的。温岭滨海镇在处置过程中,出于民生考虑,留有一些余地,我们能够理解却难以赞同。在这里,有两个问题值得探讨:第一,考虑生计是不是就可以“柔性”执法?非法养殖的成本低,所以可以相对轻松获利,村民自然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寻找新的出路,并且这些低成本的鸭子上市,会对正规养殖的禽类产品产生冲击,那么那些养殖户的生计又该如何应对呢?第二,没有合法的场地是不是就可以适度妥协?回答当然也是否定的。如果监管部门不能严守底线,这种示范效应,会让底线一再被突破,导致非法养殖难以杜绝,而旁边那些正规的葡萄种植户却因此受害,叫苦不迭。显然,这并非大局观下的民生考量,所获得的也并非高质量的民生。离开了法治的准绳,执法就会进退维谷,没有了平等的对待,处置就会左右两难。所以,违法即纠正,污染即治理,这才是公平正义合理的做法。因为青山绿水才是公共民生,别因为少数人的利益,消耗了大家的幸福。

红宝石官网

×